您的位置: turnitin查重官网> 管理学 >> 公共管理 >> 组织行为学 >有关于变异我国科技投入空间变异与类型识别学术

有关于变异我国科技投入空间变异与类型识别学术

收藏本文 2024-04-22 点赞:29984 浏览:134044 作者:网友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 要:本文从研究部门、研究机构及交互角度探析了“十一五”期间省级区域科技资源的空间分布、识别投入类型。研究表明:R&D经费总量不够,且在研究部门间的投入不合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投入过低;从事基础研究比重较大的高校和地区获取科技资源的能力弱,政府资金支持不够;研发机构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的重视度不够。
关键词:科技投入;研究部门;研究机构;空间变异;聚类分析
:A DOI:10.3969/j.issn1003-8256.2013.0

2.006

研发活动(R&D)是在科学技术领域,为增加知识总量以及运用这些知识去创造新的知识而进行的系统的创造性的活动,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试验发展三类活动。研究与开发活动是科技活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是科技进步的源泉。同志在2012年全国科技创新大会指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符合科技发展规律的中国特色国家创新体系,原始创新能力明显提高。要达到这个目标不仅需要加强投入强度,不断提高R&D经费占GDP的比重,要需要优化在研究部门、研究机构之间及其区域间的配置,本文拟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科技资源是科技活动的物质基础,是创造科技成果、推动整个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要素的集合。科技资源主要包括科技人力、财力、物力和信息资源等四个方面,科技人才是指科技活动的人员;科技财力是对科技活动的经费支持,例如国家财政科技经费拨款;科技物力指用于科技活动的一切有形的物资资源,例如各研究单位的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工程技术中心等;科技信息是为科学技术活动提供信息怎么写作的资源,包括科技图书、期刊、文献、数据库、网络怎么写作、专利怎么写作,以及其他怎么写作。由科技资源的流变性可知,物力、科技信息等资源由人力资源应用财力资源所形成,因此人力和财力资源是最为重要的科技投入,侧重研究这两方面资源也是国内外相关研究所总结的经验。
吴贵生等(2004)对区域科技的定义作了系统性研究,认为广义区域科技是指区域内科技资源(科研机构、人员、仪器设备、科技基础设施等)和科技活动的总和,包括、地方及跨国公司研究开发机构及其一切科研活动。由于难以区分某一地区内不同性质的主体科技资源,本文接受广义区域科技的定义。科技资源的区域分布主要对应于广义的区域科技,区域科技资源包含国家在本区域的科技资源配置和投入及对区外资源的引入。

1、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区域经济学关于衡量空间分布指标主要分两类:一是集中度指标,用来分析某种经济或科技等活动在地理空间上集中的程度;二是均衡度指标,用来分析某种经济或科技等活动在地理空间上均衡分布的程度。常用指标有集中指数、集中度、分散度、洛伦茨曲线、标准偏差、变差系数、基尼系数等(刘再兴等,1996)。集中度更关注两极分化程度,对整体均衡性的反映还不够,因此,加入变异系数、洛伦兹曲线及基尼系数。
集中度可以用全国构成中比重居前的几个区域的比重之和来表示。刘再兴等(1996)认为区域经济中通常可以选择前三或前五位个体;而Ozshy(1995)则认为产业组织内往往选择前四位或前八位个体。本文在研究全国科技集中度时,在对省区科技资源大致分类的基础上,参照徐建华(2005)的经验,选取前11位个体;计算洛伦兹曲线和基尼系数,以0.1为区间长度。聚类分析方法参考(余锦华、杨维权,2005)。
本文研究所用的数据无特别说明的来源于《中国科技统计年鉴2007-2011》,研究与开发机构的统计口径均为县以上独立核算研究机构及科技信息与文献机构,且不含转制科研院所。

2、各项科技投入的空间变异

世界主要国家都把科技创新作为重要的国家战略,把科技投入作为战略性投入,把发展战略技术及产业作为实现跨越的重要突破口。面对世界科技发展的新形势和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我国将科学技术置于国家发展的优先地位,大力推进自主创新,努力建设创新型国家,“十一五”期间大幅度增加科技投入。

2.1 R&D经费内部支出

“十一五”期间是《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开局阶段,各地区R&D经费内部支出都有大幅度的增长,2010年各省R&D经费支出增长相比2006年几乎都有成倍地增长,特别是西部地区的广西、海南、新疆、西藏等地增长率都超过200%。2010年R&D经费内部支出占GDP的比例为1.67%,相比20

源于:论文致谢怎么写www.udooo.com

06年只提高了0.25个百分点,东中西部分别为1.99%、1.14%、1.07%。投入强度与世界主要经济体还有比较大差距,2008年日本R&D经费占GDP的比例为3.44%、韩国3.36%、美国2.79%、德国2.68%、澳大利亚2.21%、法国2.11%。R&D经费增长主要得益于经济增长,而R&D的发展也促进了经济的发展。70.61%的R&D经费支出发生在东部地区,东部和中西部呈现出明显的差异,处于中部地区首位的湖北、西部首位的四川R&D经费支出均为264亿元,远低于江苏、北京、广东的八百多亿元,这三个地区R&D经费占全国的份额超过了三分之一。
(1)研究部门间的分布情况
我国将大部分绝大部分R&D资源投向试验发展,如图1所示2010年基础研究R&D经费内部支出占全社会的4.59%,应用研究为12.66%,由表1可知,研究部门间结构与世界主要国家相差甚远。我国省级区域中,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比例之和大于35%的地区仅有四川、云南、北京、西藏、海南,且只有四川和北京的经费处于前十;经费总额靠前的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投入强度均低于10%。这种现状可能是因为我国科技发展还处于赶超阶段,科技进步主要依赖于消化吸收外部技术,另外的原因可能是科技资源配置、评价体系不完善,未形成重视基础研究的激励机制和评价机制。没有厚实基础的试验发展是很难取得好成绩的,应当充分认识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摘自:硕士论文答辩技巧www.udooo.com

源于:查抄袭率本科www.udooo.com

copyright 2003-2024 Copyright©2020 Powered by 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 粤2017400971号